湖北襄阳520名务工人员乘高铁专列返岗
来源:湖北襄阳520名务工人员乘高铁专列返岗发稿时间:2020-04-07 03:39:06


遗憾的是,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,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。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,“自己住车里安全,对别人也好、对自己也好,尽量不打扰别人。”

救护车开到一家医院,还没进门,就被保安拦住,“不要往里开了,没有床位。”再开到红十字医院,邱琳玉去急诊室协调,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病人,“你看这种情况怎么办……”,急诊室的人无奈地说。邱琳玉只好招呼救护车上的病人进来商量,病人看到满屋子的人,崩溃大哭,拉着邱琳玉往外冲,喊着:“我不想死。”

工作间隙,邱琳玉在办公室就餐。 受访者供图

进城人:“进来还能出得去吗?”

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,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,她于4月1日返回“武汉西”收费站上班。

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,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“武汉西”高速收费站。她算是第一辆车,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。

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,韦皓月正坐在一个“武汉西”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。她返岗才一个星期。

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,“免费不免服务”,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,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,便于清洁车辆轮胎;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、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,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。有时候,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、登记信息等。

邱琳玉是湖北襄阳人,1月初,她把孩子和婆婆送回襄阳老家后,一家人在楼下的面馆吃面,店老板打趣道:“亏你们回来了,可别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走不了喽。”一句玩笑话,没有人在意。

最严重的时候,医院没有床位,救护车上的病人送不出去。邱琳玉回忆,1月底,一名危重病人无法送出,救护车拉着他转了六个小时,走到第五家医院才被接收,“我们心里也着急,但不能表现给病人看。”